稀稀拉拉就自娱自乐了自己这么多年 未知 admin
真没认真想过,从我19岁那年在《星星》诗刊发表第一首诗开始,那时的心理,恐怕是想以诗歌的名义来找个玩场,好玩就多玩,不好玩就撤,谁料这一玩就玩到了今天。现在突然想起来问个为什么,似乎有点冒傻气,但这的确是一个存在又不被当回事的问题。或许有人会说,到了这把年纪还读诗写诗,是心智尚不成熟的表现。可我也用不着为了证明自己老道,就此变成一个读书实用主义者。活着本来就不易,何必把自己搞得象一个“实用”大腕,处处精明老道、玲珑八面,如此,岂不是活得密不透风呢!于是在诗歌的海洋里,我宁愿玩物宁愿丧志,我要透风我要滋养,因为要安顿好内心的那份时光,要在这时光中气定神闲、不急不躁,平淡的生活有它最不平淡的美好,所以给它色彩,绚烂的,琉璃的,晶莹的。那些爱和温暖,甚至眼泪,不知不觉中就泛滥开去。是的我想,可能是想和海德格尔一样,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
  稀稀拉拉就自娱自乐了自己这么多年
  再回到为什么这个问题上来,我就索性在这里冒冒傻气,到底为什么呢?好吧,我权当搞科研,一二三四五罗列如下:
  
  因为诗歌是对生命的礼赞,因为我们要在这恣意歌唱中不露痕迹就把那些个痛啊痒啊什么的打磨掉,这样,日子才能继续向前去。这是其一。
  
  因为写诗心不容易睡去不容易老去,心的活力就在这一读一写之间,任何一个触动都有灵魂应有的热度,即便你是一个麻木不仁的人,也会有瞬间的绽放。这是其二。
  
  因为写诗会更多地对文字心存一份更多的敬意,是它,尽可能在帮助我们成为我们人类自己。这是其三。
  
  因为在情感的万花筒里面,不可能没有情绪千人一面,仔细一想,假如什么情绪都没有的生活,岂不就是黯然。而写诗恰恰弥补了这样的黯然,用一种生活来激活另一种生活。这是其四。
  
  因为对我来说再怎么难受都想活着,所有关于死亡的行为艺术我不想玩,是的说白了,我胆子小,那么唯有写诗,能给我勇气,给我风云苍茫般的力量。这是其五。
 
  
  象一只麻雀
  
  无意飞过
  
  连停留也没发生
  
  风是热的
  
  在午后寂静穿梭
  
  这样多好
  
  穿梭就穿梭
  
  放开多难得
  
  有一种选择
  
  是悄然飞过
  
  想想曾经的一切
  
  我也拥有过最艳丽的色彩
  
  所有黑暗前的蛰伏
  
  一切光辉都是伪装
  
  你以为别人看不到你的剪影
  
  以为象麻雀一样
  
  飞过就飞过
  
  好吧无所谓
  
  看穿就看穿
  
  我不难过了
  
  没有什么要不得
  
  至少可以表达可以提问
  
  可以天马行空
  
  真的可以
  
  我不难过了
  
  天空更了解自己的颜色
  
  只是在这里
  
  栀子花的残香还在
  
  风也在




版板所有© 挂牌全篇 香港正版挂牌 - 粤ICP备0908464号-1  浙江省三联修学院西溪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