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灿烂的微笑面对这纷繁的大千世界 未知 admin
 
  周末爱人和同事到郊外去玩,回来递给我一包东西,打开一看眼前一亮,哇!是野菜,是我正想买的野菜。­
  
  说起野菜对我来说并不陌生,困难时期的夏天只有几岁的我就提着篮子跟在大人们身后去郊外的野地里挖野菜。那时吃野菜是为了充饥,填饱肚子,只要能入口的野菜均不放过,野菜的种类很多,什么苣荬菜、苦麻菜、苋菜、猪毛菜、野禾芹……,我都认识。挖回来洗净然后用开水炒过,或蘸酱吃,或与玉米面和在一起蒸野菜团子,刚开始还感到好吃,吃的时间长了,苦苦的很难下咽,不过不吃就要饿肚子,还得硬着头皮吃。困难时期过后,有好些年对野菜我连想都不想。­
  
  改革开放后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餐桌上大鱼大肉不罕见了,也不那么受欢迎了。过去那些不起眼的东西都被抬高了身价。野菜也堂而皇之地摆上了餐桌,登上了大雅之堂,酒楼餐厅的一道野菜要比平常菜高出几倍的价钱。偶尔吃一顿玉米面饼子,做一顿粗粮粥,吃点野菜换换口味就如同困难时期吃鱼吃肉改善生活一样。­
  
  接过爱人递过来的野菜,我赶紧放在盆里,掐去带土的根,去掉黄叶和带虫的叶,放上水,立刻野菜的叶子完全展开,翠绿的、水灵灵的,看着就有食欲。­
  
  晚饭的餐桌上其它菜都被冷落在了一边,全家人的筷子都聚集在装野菜的盘子。夹起一颗野菜裹着小葱,蘸着农家酱,放在嘴里,品着这久违了的味道,淡淡的苦味中夹带着野菜那固有的清香,真是回味悠长。­
  
 用灿烂的微笑面对这纷繁的大千世界
 
  风吹过,苍翠的芦苇像碧浪般摆动,然后仍然挺起那芊芊腰身和瘦瘦的脊梁。这远离世俗淡泊的原始精灵,翻越历史的山峦,依然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单纯不改。她扎根在河滩的瘠土中,生命力那么顽强,那么倔强,蓬蓬勃勃,从翠绿到墨色,依旧亭亭玉立,倩影婆娑。还有几分清高,几分不为人知,无意让人知晓的随意与散逸。­
  
  当寒霜降临,芦花像飘渺的烟波,像洁白的雪花纷飞,像天上的白云在飘,这时的她在用冰冷的纯洁为生命画上句号。­
  
  春夏秋冬她静静的将寂寞清苦和宁静浓缩成沉默。从远古走来的她,是三千年我们文明古国深藏的沧桑和历史的痛苦见证。易水之滨悲凉的旋律中,荆轲拱手告别太子丹,踏上刺秦的不归路,萧萧寒风中的芦苇一定在低声呜咽,感动与“士为知己者死”的壮举;乌江之畔,四面楚歌,西楚霸王柔肠寸断,在“虞兮虞兮奈我何”的哀叹声中,虞姬挥动长剑裙袂飘飘,做最后的生命之舞。在她倒下的地方,那一岸的芦花在为这悲怆的诀别飘雪飞霜;汨罗江边,披发行吟的逐臣屈原,仰天长叹。佞臣专权,楚王昏庸。不能替君分忧,不能为民解难。生命的大寂寞郁结于心,愤然纵身大江,荡起的涟漪是芦花悲鸣的泪滴;白洋淀上芦花轻扬那漫天白雪似的花絮是在为抗日军民高唱可歌可泣的抗敌赞歌。­
  
  芦苇虽然没有竹的风格和身价,没有树的高大。但她却有着自己的性格和境界,有着不为人知的无私,默默的为人类做着奉献,她仅次于木材,是最佳最廉价的造纸原料。­
  
  我呆呆地望着那片绿色的生命,突然间一改以往对她的偏见,反倒生出几分敬意和喜欢。­




版板所有© 挂牌全篇 香港正版挂牌 - 粤ICP备0908464号-1  浙江省三联修学院西溪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