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工厂是超过万人的老企业随着斗转星移退休人员不断增加 未知 admin
 
  每月十八日,是退休老工人开工资的日子。二十多年前,一些头脑灵活的商人在这一天自发的聚到退休办门前摆摊。二十多年过去了,尽管现在退休工资已经划到银行卡或者存折里,但是大集不但没有取消,而且越来越大,占据纵横四条路,超过我见过的所有集市规模,商品之多之全也超过一般集市,吃的穿的用的应有尽有。每月十八日清晨三四点钟,远近商家就来占地儿,天一亮,人们就从四面八方陆续赶来,早饭后,集市就人头攒动,喧声鼎沸。赶集的人不一定都来买东西,也有没事散心凑热闹的,但想逛完大集所有的摊位,可要有思想准备和好体力,否则逛完大集,就会累的筋疲力尽。
  
  我一定是赶集者之一,除了消遣凑热闹以外,主要目的是会我的“铁哥们”——“傻大姐”。“傻大姐”的女儿在集市卖拖鞋,她给女儿做帮手,我们也正好利用这有效时间约会,天南海北地侃上几个小时,我盼望每个月的十八日,这一天我早早做好家务,然后箭步如飞的去赴约。“傻大姐”的女儿趣逗:“牛郎织女每年七夕一次相会,你们俩每月一八一次约会”。呵呵,朋友们千万别误会,“傻大姐”是我的同事、好朋友,前面曾有一篇专题写“傻大姐”的日志,这里就不再做重复了。
  
  明天是十八日,真高兴又能见到“傻大姐”了。明天还是周日,也欢迎朋友们来赶大集。保你逛了以后还想再逛第二次。
  
 
  漫步在夏夜的晚风中,不由得想起曾经留下我青春身影和足迹的乐园——我知青时插队的农场。
  
  那是千余人的大农场,农场的农工和知青来自四面八方。农场不但有大田水田,还有小型的造纸厂、衬垫车间,果园、养殖场。农场距离镇上大约三十里远,面临公路,背靠群山,山脚下是铁路。山上是多品种的树木。春天,槐树、桃树、杏树、枣树、李子树、梨树、苹果树、葡萄藤争先恐后给大山穿上彩色的外衣,那满山的花海如同仙境,沁人心脾的花香果香让人陶醉。
  
  年少不知愁滋味,尽管生活苦些累些但丝毫不妨碍热闹的气氛,疯起来就忘记世界上还有忧愁、烦恼。
  
  刚进农场我被分在衬垫车间。第一天去车间报到,一个大眼睛的女孩儿羞答答地看着我,趴在她身边另一个女孩儿耳边悄悄地说着什么,接着另一个女孩儿说:“把她分在我们组吧”。混熟了,知道大眼睛女孩儿叫颖,那个敢说话的女孩儿叫云。云告诉我,那天颖趴在云耳边让云说话把我分在她们组。时间久了我们三个人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颖说我要是男孩儿她就做我的女朋友,云就玩笑地叫她姐,叫我姐夫。一次我们约好去小镇车站接探家回来的抚顺知青莉,车晚点到深夜,时值初夏,夜色中山上树木黑压压一片,还不时传来什么动物的叫声,偶尔对面走来一两个人,几个女孩儿沿着铁路走在山脚下,虽然谁也不说但心里都在打鼓,云会时不时地喊上一声:“姐夫”,我哪敢像平时玩笑时那么答应?可是云说这是以假乱真毕竟壮胆,告诉别人我们之中有男性。后来莉常拿这段插曲和云开玩笑。
  




版板所有© 挂牌全篇 香港正版挂牌 - 粤ICP备0908464号-1  浙江省三联修学院西溪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