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节来临之际更加想念我的启蒙老师 未知 admin
 
  
  
  小学入学第一天,站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位年纪大概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儿。高高的个子,一张娃娃脸,大大的眼睛,一口洁白的牙齿,两条乌黑的发辫垂到腰间,得体的天蓝色连衣裙显得她的身材是那样的匀称。
  
  “我姓郝,从今天起我们就在一起学习、生活了,我是刚迈出校门的毕业生,你们是刚迈进小学的学生,我是你们的老师,也是你们的大姐姐,你们都是我的小弟弟、小妹妹.......”。老师发表了她的就职演说。那一天新入学的我们脸上一直挂着笑。
  
  我们都爱听老师讲话,她说话的声音非常好听,歌唱得好,舞蹈也跳的好极了。课余时间就教我们唱歌跳舞,由此我们班带动了全校的课间活动。
  
  老师课讲的好,对我们也有耐心,真的把我们当弟弟妹妹看待,不管是好学生还是捣蛋生她都一视同仁。我不知道老师的家在哪,只知道离学校很远,只有放假时她才能回家,她的宿舍也就成了学生们常去的地方。给差生补课,和调皮蛋谈心,偶尔有来不及吃早饭的同学就和老师争饭吃,当然是被老师拉去的。或者谁生病了就在老师的床上等爸爸妈妈去接。
  
  北方冷的早,初冬的一天,上午还是晴天,下午快放学时呼啸的西北风卷着大雪铺天盖地而来,搅得天昏地暗,一会儿地上掀起了雪浪,雪浪又垒起了一条一条雪丘,风越刮越紧,天越来越冷。上学来时穿的衣服已经不能御寒,老师就回宿舍把能穿的衣服都抱到班级,分给学生穿,就连床单也成了御寒的东西,分给我的是一条大红色毛围巾。老师帮我们武装好后,千叮咛万嘱咐让家在附近的学生一起走,别分开。然后她去送离家远的学生。
  
  第二天是一位代课老师给我们上课,他告诉我们郝老师病了。原来是她把御寒的东西都给了我们,自己却穿着单薄的衣服送同学,回到学校已经很晚了。下课时同学都聚在老师的小屋,一年级的孩子不会表达,只傻傻地看着老师,不知谁说了一句“老师你真好”。老师风趣地说:"不是老师好,是老师姓郝”。一句话把大家都逗笑了。
  
  四年级上学期开学,我们换了班主任,郝老师调到中心小学任教。我们再一次来到老师宿舍,老师在收拾东西,看到我们,她含着眼泪逐个抚摸着我们的头说着笑话,可是谁也没有笑。中心校的人来接郝老师,不知谁哇的哭出了声,全班同学都跟着哭起来。老师告诉我们要好好学习,将来成为祖国有用的人才。
  
  老师临走交给我一封信,信的内容:亲爱的小妹,希望你好好学习,将来成为祖国的栋梁,别辜负我的期望。留张照片给你作纪念,落款:姐姐郝桂春。看着照片上对着我笑的老师,我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别后一年,在中心校的秋季运动会上,我见到了郝老师。她热情地拉着我的手问这问那,并把我介绍给她的学生认识,不想这一别竟是最后一次见面。中学毕业后我怀着重逢的喜悦去看望她,可是她调回来了老家,留给我的是遗憾和失望。
  
  春去秋来,老师的照片我一直带在身边,几十年过去了,对老师的思念之情不但没有淡忘,反而随着岁月的增长越来越强烈,老师那慈祥的笑脸时常在梦里重现。
  
  又一个教师节来临之际,写下这篇日志,把心声告诉我的姐姐老师:姐姐,小妹想你。




版板所有© 挂牌全篇 香港正版挂牌 - 粤ICP备0908464号-1  浙江省三联修学院西溪学院